从长平之战到段子

战争是残酷的,就算是获胜一方,也得付出惨痛的代价,面临艰难的决定。
一年级那年,我和同学打了一架。
我叫来了我四年级的哥哥,他叫来了他初一的哥哥。
我把初三的表哥叫来了,结果他叫来了他高三的哥!
所有人都以为我们必输无疑。
好在,那时候表哥已经学会了课文《田忌赛马》。
后来,
我就不太愿意提战争这类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