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思迁

《孙子兵法•虚实篇》有云: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故,用兵之道,变化万千,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亦不能完全按部就班,我们『Want to change』,我们思迁,敢迁,迁得动。
人们历来就乐于改变,古时的人想变得学富五车,想变得富可敌国。现在的人变了,只要清华北大毕业,再有套北京的学区房,愿已足矣。但也没有变,人性从来就没变,本质上,人们还是孜孜不倦地在追求着更多可支配的资源。
饱受战乱的人,渴求着天下太平。温饱线上的人,期待着衣食无忧。上层的人,想赢得生前身后名。他们要的变化,不过一个更好的结果,于是,他们合纵连横,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东坡先生曾泛舟而侃道,『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东坡先生认为,『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若不关己,任他变来变去,不如吹点清风,看看明月,来得实在。
《枪炮、病菌与钢铁》认为,这个瞬息万变而又截然不同的世界,是由地理原因造成,而非人类基因演化等原因。因为地理位置不同,才有了枪炮、病菌、文字、统一的政府、人口、粮食等影响历史进程的差异因素产生,才造就了当今的世界格局。地理不可变,也就说,今天的中国人之所以是中国人,是因为这块土地,不管换谁来,不管怎么来,也是变成今天的中国人。
我每天都在面对变化,背后是故人、故事和故居,我做出不起波澜的动作,要的也不过是一个更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