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我想把每个月变成三月,把每个季节变成春天。­
倚着窗无阑凭不忍看天阶夜色凉如水,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搂,西风不识字偏要乱翻卷合的书,挤满纸页的名字和落霞与孤鹜齐飞,人共青山都瘦。十二月了,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苍然。­
校园里没有梧桐落尽只剩一枝,但透明的塑料将要罩上的树是蝶飞尽沙洲寂寞冷的秋天。没有“饥乌夜相啄,疮声互悲鸣”阿修罗场般,只有铃声过后灯如昼,月与灯依旧。时维九月,序属三秋,“燎粟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天水不碧,渐虹霁雨,染就一池秋色。这池里装一潭死水,死水微澜时,菡萏销翠叶残。­
芙蓉出水时我问莲根有丝多少,楼台倒影星学子伏案疾书,莲叶田田涨满小池亦叫小河,水荇牵风翠带长,浮绿映着荷叶追着万丈光茫,毕竟六月中。“留得残荷听雨声”,汗骤落在游丝的纸上,开出不属于这个季节的花。­
一切是属于三月的。春风是剪刀裁出千树花满天下,春草是写意画笔蘸多了色溅洒到石涧满是。夏日的灼日是春天逼出的毒,似皈依“慈悲我佛”空掉的四大;秋天的归雁是春天放飞的白鹆,似中国古诗译成外语;冬晨的迷雾是春天的面纱,似达芬奇的女神跃于画稿…想来,还有什么不可以属于春天呢,还有什么不是三月衍生的呢?­
有爱了就有恨。恨透了冬,一日胜过一日的寒,罗衾不耐五更寒的是臣虏谁叫他一晌贪欢。我只是又加一件衣,已似王恭披鹤氅,仍只看见萧萧远树流林外,一半愁山带夕阳。至于秋,“觉人间,万事到秋来,都摇落”,可怜我每日上高楼—上课,清入骨。见树树秋声山山寒色,只觉“悲哉秋之为气也”。又见惯了夏以至生厌,“科举”不是年年往复么,摒丢了八股句读章义,但“清风”拂来,没有丝毫清爽。春天呢?我想紧紧抓住你的手,是无间狱中的信仰,昨夜闲谈梦落花的十二因缘。叹一句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如此而已。­
几年前的一场雪轻素减云端,曾崚堕庭中,万玉女齐回舞袖剪刻作此连天花,人住梅花里。有说是战退了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有说是三月的柳絮不飞,旅居到此因风起。不重要,我只等她柳絮回到三月,揭春天的幕帷。­
我当然想每季都是春天,每月都是三月。洞喻里的背影多么诱人神往,幸好经得住但也不惜学先人戴面具糊模言语。对着遥远的三月只能抓住衣褴过后风的尾巴,微微只一笑,由她得意谁叫你仰慕她,让她定义世界,平铺直叙、白描浓笔、骈句不齐…等到临近怀抱,自有她的味道,珍惜的品味,想起那句“心头的猛虎在细嗅蔷薇”,大概是一般的细腻。不像皮浪那样除了怀疑还是怀疑,我思故我在与我在故我思是永真命题,所以有时在想,我爱的究竟是三月还是三月里的自己—那个生在三月时名为三月意的影子?写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君子不是自诩爱“梅妻鹤子”么,但一想更像是纳喀索斯的顾影自怜,彻底不用争辩了。­
这么说来我最有资格对三月评头论足了,正像某个继呐喊之后的女文人写起女人来很是犀利麻竦准确。但又有一个矛盾是“自知其不知为知”,反过来说就是我最没资格了。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说。­
三月不是温柔你看凛凛冬风是她的变体,这个继承的子类让你冷到骨里心里;三月有的是空想你看燕子斜飞,是远行何累累,不如归的梦话;三月容百花开不问其出处是无需言明的倾和,可也肯让出些不致其它季妒;三月流感高发只是不想你记它太完美,玉还需要缺点呢,她不知她益是如此益是可爱。我明白她,动辄一切寻觅,目空物理。时间成、住、坏、空,空、坏、住、成…须弥山装进一片叶,变黄变枯变腐,我不懈的发掘三月天的气息踪迹。他拈花而笑,我问三月何处。他指着眼前的菩提说无树,指着明镜说非台,穿着一件保暖内衣外套僧袍说不是冬,继而指着我—我知道他下一句话是什么,该说我“不是人”了,于是连忙阻止抢说道:悟了,我悟了,这是春天,确实是阳辉泽万物的三月。他点点头把我当作同志般打量,我赶紧逃。­
跑在路上,明白了“痛苦的苏格拉底与快乐的猪”在性质是一样的,都是不可能事件。停下来小憩,“可以清心也”的杯盖压不住轻浮的烟,催促我去找比这真一些的三月。­
规律从一、二、三、万的造物,有了、无了、有了…追溯。歌声渐近,一子击盆而歌,大概是宿仇消了吧,我只问,三月在哪里?他问,有三月吗,我说有,他问现在不是三月吗,我说不是。他捋须而道:世上有蝴蝶,可我不是。但昨夜梦里,我竟分不清蝴蝶变成了我还是我变成了它。我问,那么三月到底在哪呢。他说,你做梦去吧。­
我败兴而归。­
寻个三月,差点被僧说成不是人,贤又让去做梦。难道三月芳踪如此难寻?­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流水总是新的,阿基里斯永远追不上乌龟,起点是新的。­我信了,不再因钟爱而沉溺。船沿掉下剑的,用匕首作作记号,到岸了找不着。所能做的,唯在三月里记得她的好,别后来学唱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无声可悲。­
那么,我愿意总是三月,是妄想了。于是给自己一个脑筋急弯式的结尾:每个季节都是三个月,每个季节都是三月,那么,每个季节都是春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