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前些天的夜雨无关

夜,总应归于黑色。虽然这种纯粹的即定义之初所说的漆黑或三原色组合而达到的错觉在现代已经基本找不到,他被日益增长的物质文明所派生的科学产物和日趋成熟的人文精神所导致的新兴理念知觉或不知觉的悄悄掩盖,但是原本就伴随这个世界的自然现象却不会因之而不再运转作用,相反也许还会加剧,例子不必举出。面对这样的问题能看出一些可以公诛于媒体大众的信息,处理得当也可为历史留下几句正面的话,为自己提升形象与地位。对于个体而言,情况就起了变化。
就像某公司广告所说的他们的万分之一的失误对于顾客却是百分之百,作为个体谁甘愿以自己亿万分一得于出生的几率去无偿冒险光赢个身后名?你不得不佩服那些肝脑涂地充当过英雄的英雄,正是有一种更强大的力量迂回曲折深入脾里,让后来极大多数人为之倾倒为之大哗。
可总还算还有一少部分人存在。在黑夜褪去霞照那最后的纱巾,就会像楞次定律一样的出现灯火来阻碍黑色的蔓延。同时还伴有已经大幅衰减分贝的声音打破宁静,是夜半对门忘带钥匙的敲门,是天花板上地板的脚步。这样的正常情况也还差强人意让人可以入睡,一道道门敞开、一个个人进去不久就或依舍难别或如释重负的出来。破例的在等,等夜里的一场雨,成线的连接上一刻的云与下一刻的水,成点的断续云这思想者的苦晦与水这游侠儿的自由。
剽窃别个的说法是高等生物对比自己低等的生物的某一方面有着特殊向往,希望退化,代价就是永远也不再记得之前的想法也不再具备以前高等生物的特征。世界原本只有一匹马在奔跑,人羡其无拘无束的纵横,许愿变成其。当肌肉扭曲头颅伸长体毛覆体思维模糊的一刹那,会闪过我虽具了他的全部特征也可达到预期奔跑的效果,可我已丧失了最初萌生这一动机的智慧,慢慢的你开始无目的行进,已经忘记了这是种你最想得到的快感。
“人何尝不是由更高的生物退化而成的呢?”他发出最后的反问。我也想问,这种生物是看上了人类的那一条令他心动的特征呢?当神为他作法满足他的意愿之后,当他还只是半个人的一瞬间,难道他没有生出悔悟着的遗憾,没有明了原来他也应是神般高大的生灵,只是一次次的贪图不用思考的安逸?
不知这是夜里的第几个翻身,雨倒是来了。从三楼窗外无声无息的经过,似乎不愿让我发觉它的到来与捉摸它诡测的行踪,又或者它是一厢情愿的不忍惊起我的梦。可就在这一想法的后半秒,他却已经落地发出几倍于凭空插过的碰撞,这声音是本该传入听觉却又延迟和加倍了的。
我在想,这些结果不管经由什么原因而最终没达到预期或严重超过期望,都只能说明是自然界这个系统出错所致,于己无关。作为玩家特别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既是不幸又是大幸。乞人在自家门口行乞,流浪者在远方迷路,何以选择?无论用贾宪还是欧几里德的思维解决这个问题,夜雨也都给你启示了。流浪者在远方迷路,何以选择?无论用贾宪还是欧几里德的思维解决这个问题,夜雨也都给你启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