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个书生万户侯

“成功学以速成为噱头,以名利为药效,误导急于走捷径成为人上人的年轻人投身其中,投机成瘾”,我要说的是成功,不是“成功学”,一字成师,一字千里,像未成功与成功一样 。
我只是以初中生议论文常用题目的关键字“浅析”为视野角度,以最主观的口吻来论述,在最后我要证明,“人之以能是相信能,人之所以能成功是相信能成功”,如果你赞同这个观点,大可不必再往下看,如果你否认这个观点,那更不要再往下看!
清晨,露未尽花儿对着不烈之日摇头,它以不同于太阳花之躯否认“只有**才能***”的诅咒。这是否算是一种成功呢?得知道更多信息才能精确作答。
“世事我曾抗争,成功不必在我”,这种说法颇具代表性,尽力去做,即是成功,成功在于挥汗如雨、精诚所至之过程。按照权威数据和著名“二八定则”,百分之二十的人掌握社会百分之八十的财富,即结果表现出的成功只被百分之二十的人拥有,很明显,另外零点八个百分点的人便以此类观念度日了。
与之类似的应该还有,成功在于坚持,在于得寸进尺,在于能屈能伸,在于勤奋……而这些观点无一例外,有着为拥护者,有着典故案例,有着理论和事实支持。
可,“与我有关吗”?
当我遍历自己思想目录,查询关键字成功时,显示的是”走遍失败的路剩余的便是成功“。我失意的时候,某个大赛,出现严重和预期不相符的结果;我了然的时候,某个辩论,不遵守规则受到严厉的指责;我叹息的时候,某个计划,因海量的计算和众多的未知而不得不放弃;我摇头的时候,某个场合,又冲动了,又嘴快了,又胆怯了,又心跳加速了……面对如此之多的未成功,我还要相信“能成功”之说吗?
老罗说,当教师的过程是人格不断提升的过程,是否说明经过一次便更加一点呢,马太福音说,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是否说明有了一点就更加一点呢。
最明显的例子,中学语文老师说我作文还不错,于是那个阶段的作文经常高分,高中程序老师说我算法写得不错,于是那个时候数据库还行,大学当了学习委员,在不再重视成绩的这个阶段考了个总分第一。这是些什么原理呢,不用说也知道是别人相信你能,其后果然能。
这是个传递问题,像“党跟着真理,我跟着党”,像a=b,b=c,必然a=c,像站在十万人的广场主席台,人群高呼我定澎湃,外在因成为我瓶颈。固然有局限,但应当承认,这就是“我能”。
但它并不一定管用,比如饿了时候,念了面包还仍旧饿着,在很多时候,你念还不如不念。达到目的,口说无凭。
像渴时一杯水,苍凉时几声笛,若达到目的便是成功未免太泛滥,那未达目的也算成功岂不是泛滥得无力形容?也不尽然,到达目的有时那么容易,可更多时候是那么艰巨。
无论如何,男儿何不带吴钩!
至高的生命,至短的生命,不流传下去还真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