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要被骂神经的说辞

原著说,我没车,没钱,没房,没钻戒,但我有一颗陪你到老的心。老师说其不靠谱程度类似于,虽然我没看书,没上课,没复习,没做题,但我有一颗不挂科的心。
晚上突发其想,萌生邪念,从崭新的密封袋摸出一张公共关系模拟试卷想试一下手气,二十分钟 鬼画桃符得了三十五分。没错,是35分,我用了2/15的时间得到了7/20的分数。我在思考,如果我用1的时间来认真的做,是否可以按比例得到21/8即3倍余满分的成绩?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思考了,我又思考了。在目前这个阶段,我真难得思考,真实的情况是惧怕思考。思考带来的脑部神经元的剧烈运动以及各职能系统的连锁反应,像暴雨冲刷,如盖如图;思考彻底送走实体世界的无知憧憬,把一切问题回归到做与不做;思考不过是选择性知晓、选择性理解、选择性记忆的统合罢。
思考是不存在云技术的,也应该不存在负载均衡、冗余备份,所以我们需要独自的,或早或晚去朝拜。二十岁把电脑关着,对着上铺的矩阵钢条发发呆,三十岁某个半夜醒来,点支烟在妻小的酣睡声里对着天花板睡不着,四十岁在去某会议的途中,对着后视镜暂时性失焦…… 我深深的记得某君义愤填膺而大发的议论,“在质疑声中成长起来的一代 九零后”。这就是论点,模亦可,棱亦可,客观存在从来不因主观臆想而发生致使性更改。
有人顶住14:1的质疑,以今年20岁大学二年级成为一家目前年收入三十万的网络服务公司董事长,有人没有顶住,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肉林充当旁观者;有人顶到明天早上,喝汤,有人顶到后天晚上,吃肉;而这,不是盲目的,不是理所应当的,也不是拜思考所赐。成绩不归功于思考,但错误绝对归咎于思考!
到这,我已完全没有思考下去的心情,而是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