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水不澜

因为一些众所不周知的原因,最近一直低迷着,故今日聊记流水帐,欲找寻出点破绽扭转下局势。

首先我否定了用语音来记的念头,像否定年少猖狂的许多幻想一样,比如一定要帮谁弄个什么搞定什么,比如一定要制定个什么完成个什么,比如今年一定要怎么样怎么样。因此时常都感到压力袭来,很大很大的那种,压得人手足无措,措不及防。以至于答应地年终要办到的事,现在看来都显得飘渺,有种“饮恨而终”的感觉。我知道我这是怎么了,真的知道。

接上面,如果用语音来记我肯定会断片,这可不像酒后那种断意不在酒的断,这更空洞。语音哪有用文字这么流畅,或者至少说看起来这么流畅,而且那个作假和渲染的机会成本很高,需裁剪消噪去杂等复杂工艺,还要加上浪费掉的本可以用来做更有价值的事情的时间

记,今天,早上算是无为了,一呆而过。下午是去客户处了的,两家,都是齐邦业务。像往常一样,坐下,聊开,家常里短,业内业外,产品方案,技术商务,末了半握拳从中指搓到食指表达“nennen”你懂的。临时,毫无征兆毫无准备的他们想要培训,你要,我给,择日不如撞日马上从接待室移步会议室,开始。是,好多事情真就是这么突然,就是这么没准备,你能想到一点火星催生了fz,你能想到一个fz激起了千层浪,费了我好大劲,虑了我多少夜,吗?多米诺骨牌一触发就没想过要控制结局。也好,这样我们见招拆招,虽然显得唐突,但却更接近一点本质。从品鑫出来,已是五点多一点,天黑得很严实了,这是雾还是冬到了天,我在想。

同时,我也在想广东和拉萨此时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只是想想,很想去,不是去待三两天,至少超过一个月那么久。之前就已经论证和说服过自己,想与敢与能是三码事,我想你,我敢你,我能你的意思真的就不同。

想去哪,是谁拖住我的腿了吗,让我去不了任何想去的地方了吗,不是这样,反倒是他给了你更大的机会和更宽的舞台,之前没人给过,从来没有,你是舵手,你想什么,就会什么。你要被沐沉了的海的负面情绪带到沟里陪他一起再翻一个船,还是全开马力,担起你的船长使命一冲哪怕落个哗然!我当然要当好我的船长哪怕和穷凶极恶的海盗殊死博斗,哪怕日后遭遇罕见的风浪和雷鸣,哪怕目前我们的海面无风,不起浪。

今时不同往日了,我们不是靠帆,再平静的海面也可远航!珍爱生命,远离河塘堰,等一切水属性的人,fz这么实在,厚重,应属土,火生土,土生金。

所以综合而言,我又一次成功说服自己调整过来了心态,把自己的事业真正当成自己的事业去做,不要觉得这还是在帮别人打工。当然,增强国民身体素质,预防感冒,真不要累死累活半辈子给自己的司机打了工。如果实在要把这说成是打工的话,你是为你家人为你所爱着的人在打工,你是为你的追求和骨子里烙下的念想在打工,再别无他。你应让自己活过来,长期的活过来,和同伙们一起掘出更好的契机,要感染他们,带头他们,以身作责他们,平台已有,到老时还报怨天不厚待我,难道有理?

至此,我已信心爆膨,满血复活,从现在开始而不是明天 开始启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