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上有结

我把13年我几个Q号在空间发表的说说浏览了个遍,真是琐碎而繁杂,有针砭时政,有打趣逗乐,有记录感触,有无病呻吟。这一年,过得快。
如同刚刚,我说许久不见,他回复三字,才6年。
12年,闹末日那会儿,我也给自已写了段铭:林春者【1992.02.?-2012.12.21】,籍大四川,生无建树,昏噩碌碌,害人不厌,毁人不倦,呜呼,天妒庸才,无疾而终。穷尽其身亦不得尝切糕,不得归故里,不得美娇娘,不得凌云志;其行可诛可判,其憾可悲可叹,其生可算强勉。
13年,呼啸而过,14年,呼啸而至。
1月,人应还在泸,有课上,有试考。回家过春节前,一朋友请吃饭,是在他的出租小屋,极简陋。饭菜自做,味道不太好,但吃起特香,我想这就是泸州味。
也是时候告别了,这座城市。
2月,背大包,提大袋,扛大行李,离家与M会与旌城,其义父斟酒数杯盛情以款之。次日启程,至蓉,会LZ,浪之。几经周折,差一点被皮包忽悠,差一点露宿街头,差一点去写数据库,差一点摆地摊,差一点卖保险。后与R组队,G收留,卖过宽带,扫过楼,贴过广告,散过单。有过狼狈有过心酸,但好在这些初体验现在回味起来非常甘甜。
3月,入行IT,上海公司,做无线硬件。上下班单程2小时余,几乎不曾迟到。唯有一次例外,至今记忆犹新,陪客户吃饭,酒来不拒,大醉,晚归,大雨,遍湿全身,衣带不宽而睡,成功晚起迟到。
每年这三月,我都格外欢喜,这伴有凉意的开始,这不甚友好的开端,恰最让人奋发。
4月,差旅渐多,我以新手之姿跟随并活跃于川渝,不觉疲惫。下旬有震,时住人民公园,乐趣甚多,插曲不断。
5月,沪有培训,西安有展,一人去过许多地方,途有感伤,略。
6月,赴疆,国际安防展,较印象深刻的是内幕人士爆的诸多猛料,内容不健康,屏蔽。
下半年,像上面一样的事情也做过很多,不太想回忆了。当你的生命只被同种内容充斥的时候,当你回忆的内容只按一种模式涌现的时候,你就该反思你的状态。
仔细思量,我静得死寂的生活是被火娃打破的。他未生,便已死。他已死,仍然活。
不再宁静的生活,睡前有为难的思考提神,夜半常有未知号码骚扰,清晨常被充满恶意的梦境惊醒。
今时不同往日。而明天亦不会同于今朝。
明天,我在追逐。明天,我在追求。
(为什么叫码上有结,我意思是码上几百个字,就有一个粗糙的总结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