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老慢点

习李三年,一月一日。成都东南,冷。

家住北京西城区的李博士最近有些烦恼。据知情人士路透,李博士14年可是签回了超千亿订单,这还要烦恼,难道是忆往昔熬夜谈判,组织只管盒饭?还是怕拿回的单子太大,吓着大老板?

可能李博士更多想到的是,总经理干大客户经理的活,杀鸡用了牛刀;组织战略和规划清晰明了,虽有XX梦X常态X带X路,却仍石影重重,水流湍急。

古语训诫,莫谈博士,今天不谈博士,空而泛的都打住咱整点实在的,晚上把这一年的主要轨迹理一理,绝对老(有)实(所)交(保)待(留),算是全面回答类似在不最近好吗你在哪在搞啥等关心。

话分两头,现在说到的是6月前。时供职于老东家,做无线WIFI相关的售前事情。有事情的时候,就是给渠道做做培训,搞搞渠道的宣传,去客户现场支持支持。展开来说就是找家酒店租个会议室喊百十来号人你给上上课讲讲技术,或者去终端客户,比如X想某部、X品会某仓、中国X通,流量高峰时段就去他们机房纸杯接水打开显示器什么都不用做给他们增加信心

Motorola一般不出问题。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在公司做做方案,搞搞兼职。技术方面平日里能用到的东西多而杂,编程以及各种ML作为打底,PS和各种多媒体处理作为去瑕,作为必备核心的网络和通信当然跑不脱。这段时间没过拉网线八级也许会是人生一憾,老人家为偿我使我另一技能快要点爆,是为以后敲钟早做打算?

6月后,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和以前业务上认识的合作伙伴一起专攻卫生系统中医院分支的一些具有时效性的项目,有点一篮子和一锤子买卖的意思。在这些项目开展过程中,各方都是和和气气,取其所需,利最大化。也难怪,有人的地方就有博弈,X把手XX科,X长的朋友,前合作伙伴,你都得考虑,得谈,得慢慢谈。所以也就不难理解我们大部分地区做事的节奏,那么慢,似乎一点都不急。因为他必须那么慢,一定一点都不能急,任何一个环节的考虑不周,半点差池,都要把事情复杂化。今天来看这些项目整体进度还是超过了计划,个别项目已经验收,大部分项目已经走到招投标环节,少量项目即将启动。也因此觉得14年有些意犹未尽的味道,事还没完,无心跨年。

纵观项目格局,我也意识到吾们皆为枪矣,风向哪吹,便往哪打,游戏规则是他人所订,换其他人来结果未必不如。那你玩不玩?玩,显得人傻。不玩,你真傻啊。孤阳则不长,太过强势的进攻必将导致不能长久,因为知道项目时效性所以又必须粗暴而迅捷的进行强势进攻。从无到有,从有至无,端得住,放得下,此为始终,互为果因。

现在跳转到二号机位。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存在,这之于我老东家,有些类似陌陌之于网易。工商注册时递交的第一候选名称是火娃智能,LOGO都已备好,但是撞了福娃兄弟名讳被否。

项目前期扮演的是一个很单纯的窜窜角色,在孵化园租了一年小单间,定位于销售网络通信设备,这放20年前就是投机倒把,后面开始做弱电工程施工算是洗掉了原罪。困难时期,靠给熟人建网站补贴公司开支,税务财务技术商务市场销售也在一起抓。

抓了一年回过头来看,项目真是状况不断!这是好事。13年重庆方面因故拖欠货款,各种方式用尽就差自挂贵司门口了,负心人天不辜终于在不久前给催回来,其漫长的过程足以写够一本书。13年旧伤初愈,14年给锦里WIFI覆盖项目供的货就又出现黑天鹅。由于工厂方面把天线转接头的公母弄反,影响工期,景区原定一月份的上线新闻发布会推迟。好在现在是15年,按照好了伤疤就会添新痛的惯例,我预感到新状况马上就要出现,这是老问题要被解决了的前兆。

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因投入时间及精力不大,故收获不丰。年前做死的客户新世纪电脑城,我清楚记得他们技术部领导电话里给我搁下的话,“我老钱从业二十几年,从没见过你这样的项目经理!半年多我就只见过你一次!”对,在这里我扮演了一位失败的项目经理,究其根本还是投入得不够。也有考虑将其拨正,具体内容看其他镜头了。

上面两条线,他们带给我不同的惊喜,实现不同的预期,经历不同的经历。不少X长都对我抱怨,“你一个软件拷到光盘上成本才几块钱嘛”,这是在嫌软件贵;Motorola solutions的品牌及性能誉满江湖,最终谈到价格却纷纷退步。软件和硬件的结局霍然不同,前者基本成交而后者基本吹掉,殊途不同归,这时候除了感叹一句“还是分散投资大法好,风险对冲有保证”之外,心理还是在嘀咕。

行文至此,已经快十二点,不再继续了。以题目结果吧,题目是期望大家都把节奏放慢一点。说话慢一点,做事慢一点,生活还是可爱多,我甚至发现妥(腐)协(败)的人在某种意义上也有可爱。因为工作牺牲生活品质那就太本末倒置。

咱们15年,该慢的,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