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了这双上帝之手又如何

暗叹至高存在赐手十指不经意不得已,是以至普之质完美的造就了这双天纵之姿之作。被称作手,本无实形无影寓喻图腾,无处不存在无差别的伸向生命。 拨弦敲琴键,锈花鞋针线穿青花瓷窖盈满,王一挥就成的诗在民间流传,骨甲竹片A4纸楷体直观的生硬死板,少一点,少了一点,但谁又说这种诡异不是上帝之手。意义不在讨论是与否的层面,像哲学认知论研究万物的由来及概念的定义,这些问题也很重要需要有人站出来并提供解决但不应该拖住大多数无意于此领域者。绕过并非要害,我直面的是与之对话压抑、深思之窒息、忽视之心颤的属于命运范畴的话题。命由谁定。我命由我,无数人如是说,真的如此?“命由我”论的人摆无数例,从公子小白掘起到张子房退隐,从石崇富可敌国招亡命到吕不韦奇货可居致软禁,从陶菊隐东篱到谢公东山起…无一不可证“人之所以能是相信能”引导出的“人能左右自已的言行,进而举止,于无知觉间做主自己命运”。按理说,此论点证据充分,论据经完善后也可趋于无缝,具有足够说服力。除迷信、无知等特殊原因外,有思考能力者应当奉此为经典,三香两蜡的膜拜,难道还有谁有不意见? 没错,我有。上文所说太过于理想化,片面而局限。证明真理,一万万现象证明其真也只能说目前为止他是真理,(谁也不能说太阳明天会从东方升起)所以只要锄头挥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首推季老缘分之说,人海中何以有你我同籍、同车、同窗、同父同母、同床同枕,是无形之手。 再者人皆有异一说,你我形貌有异、心智有异、经历有异、品行有异,所谓科学所谓解释是基因。何以有基因,何以基因有异,何以有基因之神奇,无形之手。 目前为止,我只能说有种超越人力的存在,至于这种存在和人的关系,将是下面所述。人能主生死,包括他或他以外的一些人,但他不能单纯的主生死;人能或贫或富或贫而转富,但不能单纯的贫而富;人能贪,能不贪,能善能恶,能相互转化。一种状态更改为另一种,本该而未,本无而有,你以为做主了天,却被无形之手玩弄其间,你以为你是天,懂天,却不如一双手。 何必呢。揣摩和顺从上帝之手,总统,平民,院士,技术员,CEO,职员,谁不被这巨手掌控? 我也虔信,爱因斯坦的上帝,不在天堂的上帝。